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在澳门的娱乐公司 > 康延平:徐增平为何不接受李忠效的采访?

康延平:徐增平为何不接受李忠效的采访?

时间:2019-04-11 16:2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据我了解,李忠效当初接受采访中国航母“辽宁舰”报告文学的任务时,并没有要把“瓦良格”写成一本书,他只想写一章,交代一下“辽宁舰”的前世,重点是写“辽宁舰”的今生。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,他发现“瓦良格”的故事太多,远不是一章的篇幅可以容纳,于是决定单独为“瓦良格”写一本书。这便有了现在的《“瓦良格”来中国》。

  写“瓦良格”,就不能不写徐增平。可是徐增平是香港商人,李忠效作为军人去不了香港,于是他就四处查找徐增平的联系方式。他到网上查过,香港创律公司在北京有办事处,也有联系电话,后来发现那都是过期的信息。

  2014年初春的一天,李忠效去看望他在潜艇上当水兵时的老艇长、前海军司令员张连忠上将。张连忠问李忠效最近在写什么,李忠效说在写“辽宁舰”。张司令说他这次在广州见到那个买“瓦良格”的香港老板了。

  原来,张司令在广州时,退休的南海舰队司令员王永国要请张司令吃饭,王司令对张司令说:有个香港老板想见你,你见不见?张司令很奇怪:他见我干什么?王司令说:他听说你当海军司令的时候,是主张搞航母的。他就是买“瓦良格”的那个老板。张司令一听是这么回事,便说:那就见见吧!

  于是,徐增平参加了前南海舰队司令员与前海军司令员的饭局,并送给张司令一些资料。张司令刚从南方回来,那些资料就堆在客厅的桌子上。李忠效对这些资料很感兴趣,张司令对他说:都给你吧!

  李忠效问有没有徐增平的电话,张司令让李忠效去问他的秘书。李忠效找到张司令的秘书、老干部秘书处的衡处长。衡处长很抱歉地说:徐增平曾给我一张名片,我看首长对他不感兴趣,我就把名片扔了。

  李忠效问衡处长:你怎么知道首长对徐增平不感兴趣?衡处长反问李忠效:首长说没说徐增平还给了他一包钱?李忠效说:没有。多少钱?首长收下了么?衡处长说:一个信封,挺鼓的。我没打开看。是和材料放在一起的,首长发现后,让我退回去了。我给徐增平打电话,告诉他首长不会收钱,必须退回去。后来他派司机来取走的。又送来两件衬衣。衬衣不值多少钱,我劝首长收下了。不然就太不给徐老板面子了。

  李忠效对我说:看来徐增平一点不了解张司令。同时也可以看出,徐增平不知用这种方法收买了多少将军。曾经有传言,两年前二三十名将军联名给写信,为徐增平请功。不知徐增平是怎么“忽悠”这些将军的。

  李忠效让衡处长找王司令的秘书要徐增平的电话,很快就得到了徐增平的手机号码。李忠效觉得贸然打过去不礼貌,也怕徐增平见是陌生的号码不接,就给他发了一个短信:

  徐增平先生:您好!我是海军作家李忠效,我从我的老艇长、海军张连忠司令员处找到您的电话。他还给了我您送他的两个光盘。我去年接受海军首长派的写“辽宁舰”报告文学的任务,目前已采访一百五十多人,各方面的都有,因为没有您的联系方式,没能找到您。我希望您能接受我的采访,方便时请给我回电。我的资料您可以在网上查到。

  收到,可能我正式采访要在年底才可以,之前我们可以先见个面认识一下,应大力宣传辽宁舰强军梦,唤醒国人加强国防建设才是根本,谢,徐增平。

  一转眼就到了年底,李忠效想起该是可以采访徐增平的时候了,便于2014年12月10日给徐增平发了一个短信:

  徐增平先生:我是海军作家李忠效,5月8日你曾回复我短信,说到年底可以接受我的采访,不知你何时有空?

  没有回音,也不知他收到这个短信没有。李忠效因为要忙别的事情,便没再打扰他。一晃又过去了半年,李忠效于2015年5月16日又给徐增平发了短信:

  徐增平先生:我是海军作家李忠效。两年来,我已完成写航母的书《辽宁舰》(写该舰续建工程)、《陆上航母》(写舰载机陆上试验训练机场建设工程),马上要写《“瓦良格”来中国》(写购买和拖带工程)。前期参与此事的主要人员,除了你,大部分我都采访到了,各种说法都有,我也希望能听听你的一家之言。我看到网上关于你接受媒体采访的报道,不知真假,很多内容与我掌握的情况不一样,希望与你核实。我的书将作为航母的历史留下来,我希望这部历史能接近真实事件原貌。如果近期不能接受采访,可否把你的信箱告诉我?我把采访提纲发给你,请你书面回答一些问题。打扰啦!

  李忠效很认真地拟定了一个采访提纲,本来想发给徐增平看看,可他不知道徐增平的信箱。现在经李忠效同意,我把这个采访提纲公布于众。如果徐增平看到了,想接受采访了,可以按照这个提纲回答问题。

  一、目前网上有不少关于你当初买“瓦良格”起因的说法。《南华早报》说:“这是徐增平首次向媒体承认,他是授(受)命于海军前往乌克兰去执行这项‘不可能的任务’,并且亲自详细(介绍)他是如何布署航母购案的种种细节。”

  报道说,你是受了贺鹏飞和姬德胜的委托。这两个当事人,一个病故,一个被判刑。姬德胜不能出来说话,或者说没有资格出来说话,怎么证明你说的情况属实?这一点很重要,如果没有可以证明的东西,就不会有人相信。

  二、你与贺鹏飞见面是什么人联系的?是什么时间?在什么地方?都谈了什么?你们一共见过几次面?据媒体说,贺鹏飞从1996年就开始与你交往,从1996年4月到1998年2月,两人会面约十几次。是这样么?你们这十几次会面都是谈“瓦良格”的事情?有个材料说,到1998年底,你们再没见面。为什么?是因为这时你不需要贺鹏飞帮忙了,还是另有原因?

  三、有报道称,徐增平说:“姬胜德是这起交易背后的真正老板。贺鹏飞、姬胜德和多名军官因为爱国,为了中国的强军梦,他们为这起航母交易做了大量前期工作。”

  你既然说是“授(受)命于海军”,怎么姬胜德又成了“真正老板”?你到底是为贺鹏飞做的,还是为姬胜德做的?

  四、你买“瓦良格”最早的动机是什么?你对《南华早报》记者说:“我必须不惜代价把它买回去给我们的海军。”这个有点演绎吧?当时中央严令不准提航母,在海军内部,谁提航母就是犯政治错误,海军多名干部因为提航母被撤职或通报批评。那时你把航母送给海军,海军也不敢要啊!你不知道中央不让提航母?你不知道熊光楷副总长专门为此处理过有关人员?

  五、你和邵淳是什么时候见面的?证券的钱是怎么弄到香港的?后来为什么邵淳把你从澳门创律公司踢出来了?这些情况我已了解,我只是想从你这里核实一些情况。

  六、有个报道说,为成立澳门创律公司,你找澳门一个很有路子的人办各种手续,花了很多钱。有人说,在澳门开公司很简单,根本不用花那么多钱,你那样说的目的是为了向国家多要钱。对此,你怎么看?

  七、《南华早报》说,你曾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投资2.1亿港元买下有“港版凡尔赛宫”之称的深水湾37号山顶豪宅而享誉一时。

  有人说,你挪用证券公司买航母的钱在香港买了豪华别墅,并在香港报纸上登报宣称你有钱。这也是后来他们把你踢开的原因。有这回事么?

  八、有人说,“瓦良格”拖到大连以后,你在香港联络了一些小老板,说要带他们去大连看航母,并收了人家一些费用,结果到了大连,进不了大连港,只能隔着海湾远远地看一眼航母,他们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,回到香港在香港的报纸上发表文章揭露此事。有这事么?

  九、有报道说,你把20吨(也有说40吨的)“瓦良格”图纸运回来了。有这事么?我采访中船重工集团公司和海军装备部门的人,他们都说没有图纸。戴岳和张勇1999年8月到黑海造船厂,看到这些图纸还在仓库里;大连造船厂副厂长唐士源2000年5月到黑海造船厂,看到这些图纸还在仓库里。媒体说的那20吨图纸的事,总不会是记者编的吧?

  九、很多媒体说,澳门创律公司的彩许可证已于“瓦良格”号靠泊大连的当天被吊销。是这样么?这个证是你办的么?有人说你根本就没有这个彩证,到底有没有?

  十、有人说你是徒,在“瓦良格”这盘局上几乎输得精光,是国家救了你,你却反过来要讹诈国家。你怎么看这种说法?

  十一、有人说,你被逐出澳门创律公司领导层以后,邵淳要收澳门创律公司的文件和公章,你刻了一枚小的公章交给张勇。此事是否属实?若确实如此,你当时是什么想法?

  十二、购买“瓦良格”的钱明明是证券公司出的,共计3.6亿元(前期2.3亿元,后期1.3亿元),为什么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从来不提证券公司,也不提邵淳董事长的名字?

  十三、“瓦良格”离开黑海造船厂的时间是2000年6月14日,可你对媒体说的时间是1999年7月。是不是因为在1999年8月3日澳门创律公司高官层改组,你不再有公司话语权了,所以将“瓦良格”离开黑海造船厂的时间改到了你有话语权的时段?

  十四、《南华早报》说,在调研、洽谈和购买航母等环节上,你前前后后一共花了1.2亿美元。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?是你说的,还是他们写的?如果是你说的,能否开一个单子一项项说明?据我掌握的资料,前期证券公司为“瓦良格”项目投入了3.6亿元人民币--包括被你挪用的大约1.5亿人民币,折合美金约4300万元,加上你中标时交的订金200万美元,加上后期中船重工集团公司把“瓦良格”拖回大连投入的3000万美元,共计7500万美元。再加上以上各家所花的零散费用,不会超过8000万美元。我算得对么?你怎么会花了1.2亿美元?

  最后说明:我提的问题可能比较尖锐,但希望你能理解。我在写中国航母的历史,我得向历史负责。作为历史资料,不能伪造和掺假,必须较真儿。我得弄清那些不明白的问题。同时也是给你一个申辩的机会。希望你不要错过这个机会。如有冒犯,我只能表示歉意。

  李忠效的这些问题,确实尖锐,如果我是徐增平,也会发怵。可是徐增平并没看到这个采访提纲。难道他从李忠效的三个短信中就感觉到了李忠效的“杀气”?不过我还是希望徐增平能够接受李忠效的采访,不然等该书定稿出版,再想申辩就难了。不能怪李忠效没给他机会。

相关文章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