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澳门网上娱乐场 > 九州和九州志那些让你遗憾的话你早晚都会听到

九州和九州志那些让你遗憾的话你早晚都会听到

时间:2019-05-10 00:57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某个客户暗示我说,如果我们不跟他们合作,市面上还有很多九州作品在售,价格更低廉。

  我说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?那些希望跟你合作九州的人,很多我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啊。

  这是一个商业化的小时代,我们曾经很期待看到的九州的影视化,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,但那并不是因为我们读者群在十年之后忽然又开始增加了……

  而是因为这块遗落在山间的矿石偶尔被淘金者发现,它被擦亮和打磨,放到了市场上标记了高的价格。

  商业化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两件事,前者是更多的资金支持,换而言之就是我们有钱了,后者意味着涸泽而渔,我们卖完了那块矿石之后,所谓的“九州”就连尾声都结束。

  迄今为止“九州”都是个非常单薄的概念,首先这个词语是无法被为商标的,它是个共有名词,使用着一些共有的概念。

  但就是很难管,因为人家其实跟我根本不在一个故事里,我怎么去管人家的事呢?

  任何人都可以写鲛人和写夸父,就像任何人都可以写少林寺,但是不是每个写少林寺的武侠作家都欣赏彼此的文风。

  其次每个作者都在使用不同版本的设定,大家既不共享历史,亦不相互讨论作品。

  我在创作方面是个相当狭隘的人,我在意作品的气质,远远胜过我在意世界架构。

  当年我写九州,其实只是为了写姬野和吕归尘,我想像中九州的气质就是那样,每个登场的人物都在牙齿间咬着砂砾,他们从浩瀚的草原上来或者从温柔的水乡中来,但腰间都带着利刃,埋藏在心底的巨大火山驱动着他们在世中搏杀,而神明们空虚的手在天空里为他们写下命运,他们看不透却无法违背。

  非常古希腊戏剧的风格,神明、命运、史诗、悲怆……等等等等,但在我看来可能只有那样的戏剧张力能够支撑一个世界。

  在九州这两个字之下也可以有这样的小故事,比如羽族的小仙女去到东陆成为皇帝的宠妃,皇帝千般爱她,她却遭到毒妇人的陷害,最后神明令她假死换了身份,和皇帝再度相恋,终于抛却前嫌成为眷侣。

  我也既不会写也不会看那种故事,用九州二字强行把这些故事联络在一起,只是一个商业作。

  不过,我并不反对有人开发那样的九州,中国有很多的受众,他们有的在北京国贸圈里为公司上市而奔波,有的撑着小船浮过江南的水巷。

  有的人打开屏幕是想看《冰与火之歌》,也有的人只是想看一段令他们相信爱情和美好的小故事,因为世间不的事情本已经太多。

  我尊重任何人的个人审美,但作为作者,我很难接受任何不符合我审美的东西和我有关联。

  早在十年以前我就意识到这个问题,我这样狭隘的人其实不适合在创作上跟人合作,写作就像磨刀,越往下写你的刀就越锋利。

  我的责编杨小邪曾经说,他觉得《龙族》的第一本他的参与程度还是很高的,但是到了第二本,这本书就像脱缰野马那样变回我自己的个人风格,越来越酷烈和凶猛。

  因此早在2008年我已经通过修改把《九州缥缈录》独立在九州的体系之外了,我重新制作了“九州志”这个经过版权的世界观并且得到了它的商标,从那天起我的作品都基于这个新的世界观。

  这个世界观非常地小,仅仅涵盖了胤朝初年到燮朝初年的七百多年,只包括四个时代:

  2、葵花朝,黑暗侵入了帝都,辰月教成为国教,刺客组织代替了衰弱的天驱武士团对辰月教的进击。

  3、风炎朝,天驱和辰月隐藏在一场浩大的北伐下角力,以年轻皇帝为首,英雄组织的兴盛和衰落。

  所有故事都围绕着天驱和辰月的暗中决战,刺客组织在旁窥视,龙族沉默地观察着人类世界的变化。

  我可以苛求我的合作伙伴整体降低利润率来争取品质,但我无法为九州体系做到这件事,很多自称九州的项目,它的质量监督并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。

  P.S:应该会有人想说这是一篇官样文章,是的,这是一篇官样文章,这样写来比较温和。

  可能我只是想跟那些在PPT中营销九州并反复提到我的行业伙伴说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世界很大,大家没必要产生什么联系,何况大家原本就不认识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