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澳门网上娱乐场 > 东南亚场靠VIP“外资”发财 中国豪客呈下降态势

东南亚场靠VIP“外资”发财 中国豪客呈下降态势

时间:2019-05-23 20:42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原标题:东南亚场靠VIP“外资”发财 中国豪客呈下降态势【环球时报驻、、柬埔寨特约记者辛斌赵龙林家旭】编者按:5月底,国家女子乒乓球队主教练孔令辉被爆欠场

  【环球时报驻、、柬埔寨特约记者辛斌赵龙林家旭】编者按:5月底,国家女子乒乓球队主教练孔令辉被爆欠场资。“场与VIP玩家之间的尴尬”成为媒体的一个关注点。在互联网上,诸如“柬埔寨场有VIP包房吗”这样的帖子也见怪不怪。英国《晨星报》曾披露,中国人对地区彩业贡献巨大约占彩收入的25%、的30%、韩国的60%其中贵宾彩业务又约占亚洲场所有彩收入的一半。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近日走访、柬埔寨和的场,了解当地彩业如何倚重那些“玩家”,也耳闻了一些“豪客”的疯狂和血本无归。

  曾说过“只要我还活着,就别想开设场”的李光耀,最终还是在自己86岁时见证推出两座提供服务的综合城名胜世界和滨海湾综合度假村。场开业没两年,就进入世界上最盈利的场之列。

  美国沃顿商学院网站文章说,以中国玩家为主的两大场年收入几乎等于十几家场的总收入。但据亚洲新闻台去年5月报道,由于中国反腐运动以及同行业亚洲竞争对手的利润分流,两大场都出现盈利下滑。其中场VIP玩家收入2016年比2015年同比下降30%。这种情况在更依赖中国玩家的场更为明显。《海峡时报》称,中国VIP玩家占场VIP收入部分的比重很大,即使VIP业务下降,两家场的年利润仍在10亿美元之上。不过,与澳门彩业主要靠“豪客”支撑不同,这两家场69%的收入靠普通游客,这些客主要是本地人、马来西亚人和印度尼西亚人。

  2010年6月23日正式开业的滨海湾场由集团所开发,据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了解,该场的超级玩家和Paiza 会员可享受城上面两层的独享和餐饮特权那里设有超过35 间的人室。Paiza 是专为超级玩家提供优质服务的独享俱乐部,只有凭邀请函方可加入。邀请函发送给符合各室资金等级要求的玩家。和滨海湾场VIP收入有一半来自中国客。亚洲新闻台报道说,所谓VIP会员,是购买筹码超过10万元的玩家。

  40多岁的富商王先生是滨海湾场VIP客,他曾在接受《新报》采访时说:“符合条件的玩家向场借钱十分容易。有时要开支票作抵押,有时只要向场负责人开口,签字承诺有借有还,就可以拿到更多筹码。”最喜欢“”的王先生说,贵宾房里多是穿着考究和野心勃勃的公司高管,在贵宾房一注最少500新元,最多可达75万新元。多数的贵宾级玩家每次2000新元至5000新元。他说,因为输赢很大,贵宾级玩家在贵宾室,气氛往往都很“凝重”。

  《马来邮报》称,彩业与澳门、不相同,主要由场承担客欠债导致的损失。只有3家场中介,为维持廉洁、安全的商业形象,这些场中介都受到严格监管。据美国彭新闻社统计,2014年场未收回资(包括支票)为7.875亿美元。澳门联合彩研究分析师格兰特戈沃尔森表示,因为没有中介那样的资源,场追回欠款的难度加大。2014年,两家场共发起49起与资相关的诉讼。

  北京对资本外逃的打击,可能会延伸到场。《联合早报》报道说,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及政府大力推行反腐措施的影响下,亚洲彩业的中国“豪客”数量处于不断减少的趋势,场也包括在内。

  略带夸张地说,在首都马尼拉,从阿基诺国际机场航站楼出来到坐上桌,最快可能用不了10分钟。菲当局对彩行业的关注,从去年政府推动落成的两个基础设施中可见一斑:一是连接T3航站楼与对面世界酒店场的人行天桥,这一便民工程在近期“杜特尔特经济学”大建特建成果中被多次提及;二是机场连接“城”的市区高架桥。马尼拉市区的场平时安检比较严,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4日采访时发现,世界击案发生后,各家场更是如临大敌,本来约好的“业内人士”对有关场VIP的话题也变得谨慎起来。

  的场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经营模式差不多,都是“场+酒店”模式。有些场以马来西客为主,有些则以华人为主,此外,韩国、日本游客也不少。在世界场,、等分布在一楼,较为安静的高级别VIP厅则在较高楼层。

  人也,对在前一待就是数小时的中老年人来说,拍更像是一种“killing time(消磨时间)”,而楼上的VIP厅则是“玩家”的。据熟悉场运营的人士告诉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,VIP厅部分属于场本身,部分则承包给人经营。部分VIP厅只允许持有外国护照的客进入,多数以美元、港元、人民币结算;少数允许籍客进入,并开放菲币结算。

  为照顾华人客,马尼拉几乎所有VIP厅都会招聘华人工作人员。世界场一位来自中国台湾的经营人员透露,相对五六年前,华人面孔的玩家有所减少,但据他观察,部分VIP厅出入的华人玩家仍在一半以上。和澳门等地的准入标准相似,这里VIP厅的门槛不低于10万港元,有些则要求100万港元以上。据透露,对于多数VIP客人来说,这都不算过高要求,一天豪掷数百万、数千万港元的客到处都是。对客而言,VIP厅除能保护隐、服务更好,且可获得一定数额“”佣金(当地也俗称“码粮”)。

  和彩业成熟的澳门一样,在俗称“代理”的“”服务者也是一个庞大而成熟的行业群体,他们除拉客外,会在“豪客”账户亏空时,根据客人的背景和身家提供借款服务。不过,有业内人士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在,向代理借款是一个相当具有风险的行为,每天有高达5%甚至更高的利息,不是所有的玩家都有足够“运气”承受得起的。如果是自己在VIP厅直接,即便输到最后,也会有场给回的佣金作为保底。假使是通过代理,没有拿到佣金的情况下,输完本金又背负了高额债务,则会陷入血本无归的困境。

  柬埔寨政府规定,首都金边市内只准存在一家场城,其他场必须距离金边200公里以外开设,但边境地区不受此条规定限制。比如,柬越边境的巴域市距离金边约165公里,跨过这个关口就是越南,在这里开办场就合法。至目前为止,柬埔寨与邻国相连的主要关口、海滨城市,以及上规模的旅游区等基本都建有场。从2006年初开始,金边的涉外酒店在业上打起“擦边球”,一下子等于又增开了十多家场,这让当地彩业出现激烈竞争态势,如何留住客成了柬埔寨很多场获取更大利润的突破口。

  柬埔寨明确规定,严本国民众进入场搏,但场为维持经营,对此规定执行又不严格,甚至可以说形同虚设。即使如此,到场花钱的仍是国外客为主。像波比主要是靠泰国人来,因为泰国没有业,远在200多公里的曼谷人周末专程开车到这里消遣。巴域更不用说了,它距离胡志明市仅80公里,该市越南人(也有说是越籍华人)潮涌般过境来,让当地20余家场有了生意。

  场的外国客有的来自韩国、日本、、马来西亚和国家。有韩国人还在场内承包专台或做庄家,吸引韩国客。不过,场经营者最看重的还是中国客。很多中国游客到金边必到场。在场混迹多年的江先生告诉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,到场参的人里有一半看上去是中国人。场常客中还有从国内来柬埔寨制衣厂、鞋厂的指导工,有的刚领了工资就悉数“给了”场,囊空如洗甚至负债累累时才明白这里是狂欢之地,也是伤心之地。

  柬埔寨的场不会只盯着这些打工族。从事旅游业的尤女士告诉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,前些年场与旅游公司联手,到上海、广州、香港、台北等地组织客源,然后包机拉他们到柬埔寨场消费。通常是要求他们买场筹码,与不自便,但离柬前筹码才能兑换成。据尤女士讲,有上海参团人员一次要买5000美元筹码。据说,这种旅游团中会有五六成团员上桌。相比这类促销,各家场更推行的是有吸引力的VIP制度这种给专门人士开小灶的做法也被俗称为“劏肥猪”。推行这种做法,很重要的是须有被场或泥码公司认可的中介人,即“托”,成局以后托可从客人注中提成1.5%左右。场略高,达到1.8%,如果是与泥码公司合作,公司从1.8%中瓜分0.5%,中介人实得1.3%。泥码公司和场有承包关系,其工作人员可在场内展开业务。泥码和硬码有一个差额,如100元可以买到110元的泥码。泥码,顾名思义是经不住水浸泡的一次的东西,不能直接向场兑换,是“死码”,必须出去赢得筹码,变成活码,俗称经过“洗净”,才能兑换。那些VIP中也有很多人贪图这点“便宜”,乐意与中介人和泥码公司打交道。

  在场工作的朱先生告诉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记者,据他观察,场VIP中中国人约占四成,人约占5%左右。各家场VIP标准不一,大致2万至5万美元起步,且对申请人进行审核,有的要求提供银行证明,或查金卡上的钱。在场VIP房所在的楼层,通道内看不到人影,但能听到房内传出类似拍桌的沉闷声响。据做过托的叶先生讲,客喜欢到哪层楼可自行选择。一次,他陪从澳门来柬的一个VIP客,开始在8层,输了40多万美元,认为房间风水不好,一气之下跑到5层,很快又赢回几十万。此人不信邪,气重回8层,结果又输掉50万,被他规劝才停手。另据常光顾场的李先生介绍说,他认识一个广西来的VIP,先赢后输,先后6次共输掉100多万美元。在场里做放的一位江苏籍女士说,她常劝一些爱的老乡:“场24小时营业,你怎么熬得过它呢?应见好就收,千万别指望在场发大财,能到点饭钱就可以了。”